再不到4小時我就要出發去機場了

2010-07-24 00:13

然後我還有譜沒印印了也沒黏有電話沒打有網誌沒寫有mail沒寄有東西沒買有白沒告(!?
甚至連瑟特都不在我身邊我該怎麼辦(慌亂)

如果只是平常的去日本玩我當然比較那麼反正我對日本的標示有信心
但今天我是去上大屍班事關國家面子問題(也太over)
加上最近練琴的狀況不太好可惡真想把一切都推給左手但好像又不只是它有問題
禮拜一練到整個羞憤之後就再也沒碰瑟特了我在幹什麼啊
導致如今貝多芬整個不熟練,至於那個莫屍顆以我拙劣的技巧大師大概講不了什麼
但我不知道那首除了技巧到底還有什麼結論是炫技小品果然不適合我(牽拖




早知道真該選約翰的至少那首我躺著都會拉啊這真是我人參中最大的屍敗之一我好悔恨^q^(你乾脆也他媽的去死一死讓屍體腐敗算了)






下面是塗鴉。為了敦促自己我現在寫日記一定都會放圖!
品質不保證以外就是沒有圖就不更新的意思(e04








after_500.jpg 



500年後的瑟特予想圖。不我真的不是單純的想畫熟男大叔而以你看他沒有鬍渣啊(心很虛

感想:媽的要是真會長這樣那我也要去找君封大人!(長生不老的藥意味)


可惡啊要是瑟特真的有辦法再存活500年到時候持有人也不是我了這種極品怎麼能拱手讓人我不要!(你跟假想敵吃什麼醋

雖然我覺得義大利的大叔應該都要有鬍渣 不過因為加農砲也沒有所以就沒有
話說就是因為兩百多歲的加農砲是個看上去20出頭的小白臉所以瑟特這個造型才被我加到500歲
但我論500年後樂器各方面都加以改良的可能性,到時候現在的樂器們應該是會被淘汰吧
結論是樂器們大概都不會超過300歲……除非他是古董或名物
話說回來關於瑟特身上那些傷痕每一條我都記得很清楚
像是臉上那條是國中團練的時候被大譜架砸到啦;肩膀那條是去年被牛仔褲的扣子狠刮之類啊瑟特一定很討厭我(掩面


日本那邊我住的地方沒有網路所以要消屍兩個禮拜(鎖噗)
希望就算要死也要有全屍不我看我就腐爛在那日出之國好了也算死得其所啊(

Frei aber Einsam

2009-05-08 07:37

0507.jpg 

-Alles gute zum Geburtstag, Johan.
生日快樂,約翰。

-Danke schön, Joseph.
謝謝你,約瑟夫。

點圖有原圖OvO




布.拉.姆.斯176歲冥誕紀念。媽啦上面那個感覺有點閃OTL
(萌了欸批欸取之後總覺得什麼都不妥要規避XDrz)

畫了才知道原來日前對菲利克斯的那股熟悉感是來自約翰(布.拉.姆.斯)──小學音樂班的書櫃通常會擺上一套的音樂家漫畫,那本《布.拉.姆.斯的故事》的約翰就長得很像菲利克斯。差別只是頭髮略厚,並且約翰不跋扈(但是娘了點XD)

然後要是把菲利的髮尾剪齊就會變成同一套漫畫《蕭.邦的故事》裡的富朗茲(蕭.邦好友,著名鋼琴家李.斯.特)。
富朗茲的氣焰不一般大,跟菲利的感覺比較接近XDD

約瑟夫(約翰摯友,著名小提琴家姚.阿.幸)的造型就完全是憑(漫畫的)印象。至於髮色到底是不是金色…啊反正富朗茲那個黑髮的匈牙利人都被畫成金髮碧眼的潑藍造型了這點小事無傷大雅嘛。


然後其實這張圖的完成時間有三分之一在亂點特效。在畫約瑟夫的時候某位孩子MSN丟來了句「約翰跟克啦啦有床戲XD」然後就晚安消失了。頓時遭受到打擊導致塗錯圖層(所以他頭的部分線稿很不清楚、那些還是後來描的)

我會不會因為畫壞了偉大的小提琴家從此琴藝一落千丈(抖)






(因為要避檢索所以以下均以人名稱之)


話說《琴.戀.克.拉.拉》好像是今天上映。雖然似乎是難得一件的好德文片(?)但是我怕面對崩壞的羅伯特(舒.曼)跟約翰心臟會承受不住…
並且我是反布.拉.姆.斯/克.拉.拉.派的。看看他們之間的信件就知道了,約翰寫給克啦啦的信從頭到尾用的都是敬語(Sie,您)啊,這樣怎麼可能有什麼!
我認為約翰確實是愛著克啦啦的,但那是對亦師亦母的長輩的敬愛,而不是戀人之間的情愛。所以這個電影這樣演讓我很不爽^q^

然後羅伯特在本片似乎也壞很大。
關於舒.曼到最後是否發瘋一事,喬喬的主修老師曾經對她說過:「He's NOT crazy, Vanessa. I know in Taiwan many people say he's crazy, but his music is not crazy. 」
請不要糾正我的文法,那位俄籍教授英文非常爛,我想這跟他的原文差不到哪裡去。



別管電影,回頭說說約翰跟約瑟夫。
約瑟夫是約翰一生中很重要的好友。作為當代的頂尖小提琴家,他多次在作曲上協助約翰(約翰對鋼琴比較在行),約翰唯一一首小提琴協奏曲即是題獻給約瑟夫。但是這樣親密的關係曾一度絕裂,而且為時不短。
金牛座的約翰不衝,但脾氣很硬。如果他不想,即使約瑟夫提出不好演奏或不符合樂器的技巧等理由,他也不會修改任何一個音符(然後增加我們這些後世演奏家的困擾…)。諸如此類的小事慢慢累積,而導致他們決裂的引爆點是約瑟夫懷疑自己的聲樂妻子紅杏出牆要告她,但約翰居然站在他妻子那邊,他也因此打輸官司。(是說這劇情其實很有梗)從此以後多年兩人互不往來,只以零星的信件連絡一些公事。一直到1887年,約翰創作《小提琴與大提琴雙重協奏曲》並以此曲和約瑟夫重修舊好。

剛好這個雙重協奏曲是敝系管絃樂團這次巡迴的曲目。雖然以前就試過以腐女的角度來研究這首『請回到我身邊協奏曲』,不過真正演奏過、讀了總譜後才發現這首真的不簡單(現實與幻想皆不一般的意味)。


「步拉母司在作曲的時候會把很多複雜的節奏串在一起,製造出拉扯的感覺。」by曲析老師。


約翰的音樂以沉重、糾結出名。很多教授都會說演奏約翰的曲子需要一定的年紀,經過一定的人生歷練之後才能演奏出那個味道。不過這是題外話,當然我還是會以『作曲家在寫這段旋律的時候內心是怎麼樣的痛苦掙扎』或『這個樂段代表他對他是懷著怎麼樣的心情』這樣的私心去解釋分析這首雙重協奏曲。

大致說一下的話,第一樂章很激烈,樂團也是、獨奏部份也是,有種發自內心的悲慟吶喊的感覺。第二樂章突然就很溫馨,雖然很慢可能會昏昏欲睡但基本上是一個聽起來很幸福的樂章。第三樂章也同樣很激烈,但是不同於第一樂章那種內心戲,感覺是他們已經和好了,一個人還在自白就突然被另一人抱住這樣(掩臉,但是每次到第二主題兩個獨奏互接的部份這個畫面都會浮現嘛)。
然後不管是整首拉完或整首聽完,感想都是『好累啊!講個和嘛這麼聲勢浩大幹什麼。』


本來想先放圖、內容留到下午再更新的…(看窗外)既然天都亮了那也沒辦法,準備準備去餐廳吃個早餐然後去上八點的課吧(扶額)

最後附個室友轉述的小對話。



In音樂系辦公室

室友:「今天好像是步拉母司生日。」

同學A:「步拉母司?他是不是…something like 矮肥?」

剛好在系辦的樂團老師兼萌團首席李Gee:「怎麼會矮肥人家很帥耶!」

室友:「對啊!欸拜託這個煉芬超級喜歡的人欸,她可能會喜歡一個矮肥嗎?」

同學A:「咦…這樣喔…我以為他…@口@」

Gee:「你可能只看過他晚年的照片吧。」



約翰年輕時可是金髮碧眼哦。很~帥~的~yo~☆





最新文章